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云南洗涤设备 | 昆明洗涤设备 | 云南昆明干洗设备  
首 页 | 得力简介 | | 市场动态 | 荣誉资质 | | 典型方案 | 给我留言 | 联系方式
洗衣作坊挤垮正规洗衣厂:洗条床单只赚几分
信息类型:洗涤设备行业动态  信息来源:网络  添加时间:2012-10-20 11:33:29  关注次数:0

    洗条床单赚几分钱 正规洗衣厂“很穷很作孽”

小作坊的低成本“浑水摸鱼”,让还想保留一点品质的正规企业举步维艰。面对业界现状,行业管理方上海洗染业行业协会以及一些专业人士作出了他们的解读,并对未来洗涤业的发展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本报暗访组

赚三千花一万 拿什么和小作坊拼?

恶性竞争

正规企业薄利血拼小作坊

洗涤厂纪总经理对记者说,洗染作坊“很乱很过分”,而正规企业其实“很穷很作孽”。

十年前,酒店行业洗涤一套布草的市场指导价是5元多钱,十年之后,人力、物料成本都在上涨,洗涤价格却几乎没动。

“员工综合保险从200元涨到600元多,工资成本上涨了20%到30%。物料成本个别甚至上涨了三倍。”纪经理细细地算着这笔账,算来算去,洗涤价格原地踏步,成本节节攀升,对于不少洗涤企业来说,能够牺牲掉的,也只有洗涤的品质。“这是他们为了生存下去,作出的最无奈的选择。”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洗涤价格无法良性上涨呢?纪经理认为,罪魁祸首是恶性竞争。

“从前的宾馆几乎都有自己的洗衣房,后来考虑到环保要求,洗衣房纷纷被撤掉。大约在十几年前,作坊式的洗衣厂大批涌现,替代了宾馆洗衣房的工作,他们成本极低,竞争力惊人。”

而这些洗衣作坊之所以能够得以生存和发展,也是托了不少旅馆、餐厅“短视”的福。

“打个比方,我们正规企业,洗一块餐厅里的台布,开到一元五角才能略有盈利,而洗衣作坊可以直接把价格压到7角、8角。他们怎样做到的?还不是偷工减料、投机取巧?”纪经理说,正规洗衣厂与洗衣作坊,用不同的工序和物料能把布草洗得一样光洁如新,但只要稍作检测就能发现,作坊洗出来的东西,PH值、含菌量全不达标。但是不达标又如何?顾客都不懂的。让宾馆和餐厅来选,十有八九只认便宜货,只有大部分四星以上的宾馆,会对洗衣厂进行验厂,检查设备和证书,不少五星级酒店,还会制定酒店的洗涤标准,并邀请专家来做检验。

但和连锁酒店的高速扩张比起来,四五星级酒店的那点业务真算不上什么。恶性竞争导致的后果是肆意压价,在作坊低价的胁迫下,正规洗涤企业根本不敢涨价,多年以来都在“微利运营”。

“10年前我开洗衣厂,两年赚的钱够买一套房,”一家洗衣厂的老板回忆道,“可如今,我们10多年没涨价了,利润越来越低。偌大的厂子,一个月只赚几千元。现在我们知道,做洗衣这行,如果坚持规范经营,哪怕做再好,利润也只有5%以下,最惨的,一条床单只赚几分钱。”

医用卫生被服洗涤厂的情况也很相似,一些大企业经常被小型洗涤厂“欺负”。

“一床被套,我们的定价是1元5到1元7,私企的出价只有9角钱!一床床单,我们的定价是1元2到1元4,私企出价只有8角。”某国资背景卫生被服洗涤厂的王总经理介绍行内经,“事实上,业内人都知道,如果按规范的洗法,我们的定价已是低到了地板上,根本没有可下调的空间了。”

据望先生透露,不规范洗涤厂把成本压低的办法,最常见的就是在洗涤助剂上动手脚。一吨洗衣粉的价格大约在3万到4万元之间,而一吨液碱的价格只有500到600元。洗出来的效果光靠目测,没准液碱洗得还更“干净”些。为了掩人耳目,这些不规范企业洗完被服之后,普遍还会用主要成分是次氯酸钠的漂水过一遍,把被服上残存的强碱性物质中和掉一些。而通过网络搜索引擎可以发现,次氯酸钠被定义为“腐蚀品”,使用后“会对皮肤、粘膜有较强的刺激作用。”

外资入主

本地的正规厂家腹背受敌

行内人都知道,现如今,正规洗涤厂不仅要遭受国内小作坊的排挤,一方面还要面对外资洗涤企业大举进攻上海洗涤市场的现实。

某正规洗涤厂的负责人吴先生就经常遭遇这样腹背受敌的尴尬。“一些客户合作得好好的,突然有一天就跑了。我们很奇怪,去调查,发现有的是被小作坊抢走的,有的则是转投外资洗涤企业。”

“前段时间,我们的外资酒店客户大量流失,一打听,原来他们选择了刚刚进入上海市场的一家外资洗涤公司。”吴先生透露,这家外资洗涤公司有深厚的集团背景,实力雄厚,“他们的生产设备、洗涤环境都很好,洗涤程序规范,洗出来的东西干净卫生。”

和小作坊一样,外资洗涤企业也打价格战。“洗口布,我们做,一元钱一条才能盈利,而外资洗涤企业,能把价格压低到5角钱。”吴先生认为,外资洗涤企业的目的就是赔着本跑马圈地,“先用低价把市场占领下来,再慢慢发展。”

但两者相比,吴先生更痛恨作坊,“输给正规公司,我心服口服。我希望外资公司能把整个行业的品质先给做上去,把小作坊们都挤掉,这样也许整个行业才能有更多发展空间。但现在我们是最痛苦的阶段。”

成本太高

月盈才三千消毒费要一万

而当谈到卫生被服清污分离的问题时,王总经理表示,清污分离在技术上没有任何难度,困难仍在“成本”二字。

“给你讲个真实的故事,”王总经理告诉记者,“我在业内有个朋友,很厚道的人,洗衣绝不偷工减料,他还有句口头禅——卫生被服,最重要就是卫生。可是,偏偏在清污分离上,他每每无计可施。”

最初,为了做到清污分离,王总的这位朋友打算给自己的工厂配备两辆卡车,一辆专门用来接运脏被服,另一辆用来送还干净被服。“挺好的想法吧?可是他把这笔账算了又算,还是放弃了。汽车保养的费用、汽油的费用、司机的工资……看上去全是小钱,却可能成为压垮洗涤工厂的‘最后一根稻草’。”

后来,王总的这位朋友换了个思路——车子只用一辆,但在运送干净被服之前,进行一次全面消毒。可惜,连这样的措施也不能长久。“每天送货发货,每天至少要清洁消毒一次吧?”王总说,“一个月下来,一辆车光消毒费用,就花掉了一万多元!但你知道他们洗涤厂一个月的净利润是多少吗?只有三千元。”

》正规企业的技术优势

地面干净 污水走专用管道

走进正规公司的操作间,记者的第一感觉是:环境比较整洁。水门汀地面虽有磨损却没有一点水迹。这与记者之前在洗衣作坊看到的满地污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使用“白粉”不用“黄粉”

在正规公司的厂房中,可以看到一排半人高的塑料(9725,-95.00,-0.97%)桶,桶里装的都是白色洗衣粉,没有洗衣作坊中常见的“黄粉”。而且这里白色洗衣粉的颗粒,也要比作坊中的白色洗衣粉更加细腻,洗衣粉包装上,品牌、生产厂家、产品批号一应俱全。

据了解,洗衣作坊使用的“黄粉”,成本只有白色洗衣粉的一半,一位洗衣厂负责人指着一袋白色洗衣粉说:“这种洗衣粉一袋大约270元到300多元,和家用洗衣粉的价格相当,而一袋黄粉的价格只有120到130元。”

运送使用“玻璃钢”布草车

正规公司的操作间里,布草车大多是用玻璃钢制成的。玻璃钢车不易破损,表面光滑,容易清洁,不会粘连污物。那些小作坊用的铁架子容易生锈,而锈迹对洗净的布草来说也是一种污染,编织袋更是会粘许多脏东西。

不过,玻璃钢布草车售价不菲,一台就要1000多元钱。小作坊如果使用塑料布草车,三四百元就能买到一辆,铁架子车更便宜。

拥有大型的机器熨烫设备

记者看到,在几家正规洗涤厂房中,基本都有大型熨烫设备。而在洗衣作坊中,除了洗衣机、甩干机之外,熨烫机根本难觅踪影,取代机器熨烫的往往是几个简易的蒸汽熨斗。

工人都要经过“岗前培训”

在正规洗衣厂,操作洗衣机的洗衣工人基本要经过一个月左右的“岗前培训”,比较完善点的企业,甚至会对员工进行三到四个月的培训。

但在洗衣作坊中,未经培训的人员也能直接上岗。碱水去污力强,很容易就能把各种污渍都清洗干净。这样一来,对从业人员的技术要求几乎为零。

》管理方论道

行业现状

小作坊太多 洗衣企业总数至今不明

上海洗染业行业协会任凤妹秘书长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事实上,我们目前连全上海究竟有多少洗衣厂都弄不清楚。”

之所以弄不清总数,部分原因在于,许多洗衣作坊根本没有获得经营许可,“随便租个场地,买几台洗衣机,雇十几个人,什么程序都不用走,就悄悄开张了。”任秘书长说,“这些小作坊到了洗衣旺季,不停跑量,也能赚不少钱,等到了淡季,他们就直接机器一卖,卷铺盖走人。”

然而,这样的洗衣作坊,正是质量问题高发的危险区。“它们平时不露面的,一旦和顾客发生争端,倒要来我们协会进行专业鉴定,让我们为它们‘做主’。”任秘书长告诉记者,有一次,她就接待过这样一家洗衣作坊的老板,“他们把一家连锁酒店的床单给洗破了,酒店去索赔,他们就过来让我们帮忙进行责任认定。”行业协会的鉴定人员按照流程向洗衣作坊的老板索要洗衣合同和发票,“没想到他就拿出一张白条,说合同什么都是简单手写的,我们工作人员问他要企业名称和企业地址,他说自己的作坊没有名字,地址也不方便告诉我们……”

除了交费没啥好处 正规企业不愿意入会

上海洗染业行业协会成立于1998年,目前仅拥有会员单位90余家。任秘书长所谓无法统计洗衣厂总数,其实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部分正规企业多年来拒绝入会。

某正规洗涤企业的老总就曾直言不讳地表示:“尽管行业协会一直呼吁我们正规企业入会,但我们却不太情愿。因为我们看不到入会的价值——它既不能证明我的正规性,也不能给我带来更多客户,反要我倒贴入会费。”

“行业协会的性质是由上海洗染业及相关的企业、事业单位自愿组成的社会团体组织,”任秘书长介绍,“企业是否前来入会,我们只能说服,并不能强制。”

任秘书长表示,多年以来,协会一直有个愿望,就是政府部门能够授权他们采取一些规范企业行为的措施,“比如对洗涤从业人员进行资质培训等,如果能由我们颁发资格证书,并对从业人员资质进行审核,相信行业的发展能够更加健康。”

发展之路

行业规范虽然不缺 但“硬指标”太少

对于规范这一行业的标准是否存在,任秘书长给出了肯定的回答:“这个肯定有!国家层面的有《洗染业管理办法》、《洗染业服务质量要求》,上海有《洗染业服务质量规范》,而且就在不久之后,上海还将有另几则规范出台。

所以如果说在前些年,洗染行业存在的最大问题是法规不完善,那么这几年的问题则是企业对标准的执行不力。”

“比如洗衣用的化学物料,标准里都作了明确规定,每一种化料都要有合格证书。”任秘书长说,“但是业内人士都知道,相当一部分洗衣作坊在使用廉价的不合格化料,这些化料有的碱性强烈,容易灼伤皮肤,有的则有毒。”

据了解,上海洗染协会每年鉴定的洗衣纠纷有三百多起,“导致纠纷的原因各种各样,如果责任在洗衣厂,那么多数是因为洗衣用料不当,或者操作人员洗烫水平不高造成的衣物、布草损伤。”

尽管已有不少标准来规范洗涤行业,然而不少业内人士认为,规范还是太少。

一位从业多年的“老法师”告诉记者,多数标准只是对从业人员以及企业的资质作出规定,可是并没有对洗涤规程,以及洗涤后产品的品质做出直接的要求,“比如布草衣物必须用多少度进行熨烫,PH值和含菌量必须控制在什么范围……硬指标还不够多,也缺乏常规检测,这就给许多酒店、餐厅提供了乱选洗涤厂的机会。”

记者之后的采访也验证了这位“老法师”的说法——不少正规洗涤厂的洗涤程序完全依靠自己制定,“自身要求较高”的个别五星级酒店不得不自备检测设备。

期待规范 建议“租赁洗涤一体化”

任秘书长透露,最近几年,协会制定了一些行规行约,比如《上海洗染业行规行约》、《上海洗染业的服务规范》、《上海洗染业质量标准》、《上海洗染业务合同格式条款操作规范》、《上海市洗染行业消费争议纠纷解决办法》等,试图以此规范全行业的从业行为。

“另外,据我了解,市有关部门也正在积极酝酿出台更多的法规、条例,用以规范洗涤行业的发展。”任秘书长表示,未来洗涤行业的前景,一定是向着更为规范和健康的方向发展。

而在暗访中,一位作坊主曾提到,他从来不敢接医用被服的单子,因为附近有一家把医用被服和商用布草混洗的洗衣作坊,几天前刚被查封。另有一家正规洗涤厂的负责人也透露,他们因为生产环境不够卫生,差点没能通过年审,“现在大趋势是越来越严格了。”

任秘书长表示,虽然更规范是大方向,但这个过程需要一定的时间:“行业洗牌单纯靠几十家正规企业的共同努力是远远不够的。比如恶意竞价,只有大部分无证小作坊被取缔,正规企业才能得到提价的空间。”任秘书长同时表示,希望餐厅、宾馆等客户能够加强对布草的质量管理,“如果小作坊招揽不到生意,无法生存,那么正规企业才有活下去的可能性。”

在采访中,几家规模较大的洗涤企业还表达了另一个心愿:希望做到被服租赁洗涤一体化。“一方面,由洗涤企业采购被服,租赁给医院,就好比自己给自己洗衣服,洗涤企业就再也舍不得使用强碱性洗液去伤害被服;另一方面,租赁被服的一块利润能为更多正规企业提供资金,令其健康地发展下去。”

【洗衣作坊挤垮正规洗衣厂:洗条床单只赚几分】
洗涤设备产品信息
最新洗涤设备资讯
成功案例

高端酒店类用户

昆明七彩云南温德姆豪庭大酒店(五星)

曲靖官房大酒店(五星)
保山官房大酒店(五星)
丽江官房大酒店(五星)
怒江大酒店(四星)
昆明官房大酒店(四星)
昆明经贸宾馆(四星)
昆明方舟大酒店(四星)
昆明佳路达大酒店(三星)
景洪活发大酒店(四星)
景兰大酒店(四星)
云南金版纳大酒店(三星)
大理漫湾大酒店(四星)
红果金华大酒店(四星)
云南昆明金龙饭店(四星)

佛冈聚龙湾温泉度假村 五星
广西阳朔河畔度假酒店 五星
东莞欧亚国际酒店 五星
清远国际大酒店 五星
武汉格雷斯花园酒店 五星
清新花园酒店  五星
秦皇岛(奥运村)山海关假日酒店 五星
沈阳富丽华大酒店  五星
广州星河湾大酒店  五星 
广州十甫酒店大酒店  五星
厦门航空金雁酒店洗衣厂
厦门海景假日酒店

海南海口喜来登酒店
广州文化假日酒店
广东大厦
广州华美达大酒店
广州中国大酒店
广东东莞长安国际酒店
广东东莞太子酒店
广东茂名国际大酒店
广东茂名中英大酒店
广州华泰宾馆
香港新中国洒店洗衣
深圳世纪皇庭大酒店
深圳求水山庄大酒店
上海兴国宾
上海瑞吉红塔大酒店
靖江扬子江大酒店
温州扬子江大酒店
温州王朝大酒店
温州花园酒店
上海清水湾酒店
上海外高桥皇冠假日酒店
沈阳凯宾斯基饭店
沈阳皇城大酒店
重庆佳宇英皇酒店
重庆扬子江假日饭店
重庆劲力酒店
重庆和府饭店
重庆雾都宾馆
海南博鳌索菲持大酒店
武汉凯旋门大酒店
山西太原西山宾馆

社会洗涤公司用户


昆明金龙顺洁洗涤有限公司
昆明锦华洗涤有限公司
迪庆众洁洗涤有限公司
玉溪佳洁乐洗涤厂
中山银河洗衣厂
广州康洁洗衣厂
清远君龙洗衣厂
天天洗衣公司
广州嘉洁洗涤中心
南海雅怡洗涤中心
香港新中国洗衣公司
香港利丰行
深圳正章干洗有限公司
深圳新城织业洗涤有限公司
惠州惠新城洗涤有限公司
惠阳秋长洗衣厂
东莞五星洗衣厂
长莞长安壹加壹洗衣公司
深圳康达美洗涤厂

医院医疗机构用户

佛山同江医院
中山三乡医院
梅州市人民医院 (三甲) 
汕头中心医院 (三甲) 
广东省人民医院
中山医附属医院洗涤中心
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广州华侨医院
广州军区总医院
广州第一人民医院
广州第二人民医院
广州精神病院
番禺人民医院
佛山第一人民医院
顺德市人民医院
顺德大良第一人民医院
南海第一人民医院
南海妇幼保健院
江门市中心医院
深圳红会医院
深圳布吉人民医院
深圳南山区人民医院
深圳盐田区人民医院
深圳南澳人民医院
韶关市第一人民医院
韶关钢铁厂医院
潮州中心医院
潮州一八八医院
汕头大学医学院附属肿瘤医院
汕头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
海南省人民医院
北京医科大学人民医院
西安军医大西京医院
兰州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
武汉同济医院
湖南省第一人民医院
湖南省妇幼医院
江西赣州人民医院
广西北海人民医院

铁路系统用户

昆明铁路洗涤中心
上海铁路客运段
长春铁路客运段
广州地铁运营有限公司
羊城铁路局
肇庆铁路客运段
长沙铁路客运段
衡阳铁路客运段
西安铁路客运段

地址:中国·云南·昆明市高新区慧谷路春城慧谷小区9栋2单元405 - 咨询热线:86-0871-3329395 - 手机:13888416272 技术服务电话:15812141224 传真:86-0871-3329395
服务信箱:yn_deli@163.com    客服QQ:59402987    备案号:京ICP备09091224号
Copyright © 2010 YNDELI.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昆明得力机械设备 版权所有
昆明洗涤设备|云南洗涤设备|昆明得力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